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今天,一条微博刷屏。

关于《中国新闻周刊》的两份专刊。

17 年前非典,封面写着:

我们还要为 SARS 付出多少代价?

17 年后,同样疑问再次发出:

我们还要为新冠肺炎付出多少代价?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历史惊人相似。

一月来,疫情仍未消散,拐点仍未出现。

人们的情绪被悲伤、感动交替消磨。

是时候,思考真正的问题了。

如何不再重蹈覆辙?

死亡与恐惧,最终可以教给人类什么?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

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这个答案,在浙江身上。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疫情面前,生死时速。

湖北处在漩涡中心。

然而,全国第一个发动公共一级响应的地区,

却是——浙江。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1 月 23 日响应下达,浙江立即着手两件事:

一、24 小时排查。

逢车必查,逢人必测,逢鄂必登记!

码头、客运站、地铁、高铁,全面消毒。

高速公路收费站,24 小时防疫检查。

 

二、严格隔离到户。

城市,每户一张出入卡。

乡下,每人一张通行证。

限制出行次数、时长。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宁波朋友的小区通行证

这个响应,比湖北还早 1 天。

在全国陆续开启响应之时,浙江,已经完成了抗疫的基本准备工作。

 

而湖北呢?

轻慢。

 

灾难爆发后我无数次想过:

如果当初听了李文亮医生的预警,抓住黄金救援时间。

如果当初不提出「不会人传人」。

如果封城时间,再早一点。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空城武汉

但,没有如果。

 

2003 年,柴静在非典前线看见裹着白布的病人从她身边推过,

而新闻却播报「人们不必戴口罩上街」。

广州某医院几十名医生护士感染住院,

报社却发布《广东非典型肺炎已得到有效控制》。

比恐慌更可怕的,是轻慢。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17 年后,湖北政府再次失守。

结果对比鲜明。

 

截止昨天,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死率 2.1%。

湖北病死率却在 3.1%,武汉则接近 4.9%。

而浙江,未出现 1 例死亡。

连续两天,确诊人数增速下降。

 

微博上,每天轮播着武汉人民生与死的故事。

一位患病孕妇,赌博般把怀胎十月的宝宝接生下来。

谁知孩子也被传染了肺炎,成了此次疫情中年龄最小的患者。

一位 94 岁老人老人,儿子感染肺炎住在 ICU。

他每天在病床前坐着,握着这呼吸机上儿子的手。

后来,老人问护士借来笔纸,写下:

儿子,要挺住,要坚强,忍一忍。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湖北水深火热,政府疲于奔命。

而这时,浙江政府再次走在所有人前面——

开始考虑经济损失对市民生活的影响。

 

商场关门,复工推迟,普通人生活被连底抽掉。

对普通人而言,手停口停。

于是,浙江政府做了第二件事:

平稳经济。

 

昨天,《浙江支持小微企业渡过难关 17 条政策》下达。

提及企业税收延期缴纳。

若疫情损失严重,税收可申请减免。

对房租、水电下调或减免,返还失业保险。

你的风险,政府来背。

你的损失,政府来赔。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众所周知,浙江是世界超市,义乌,更是中国制造中心。

机器停转,全国物资将无法供给。

随后,浙江给所有打工者吃了颗定心丸。

只要返工,吃住费用政府承担。

并提供 4 万张床位,给返工人员隔离使用。

考虑到这一步的,全国,浙江是头一个。

 

疫情是面镜子,照出了湖北的轻慢,

也照出了浙江的敬畏之心。

 

切尔诺贝利时,苏联政府把 1 万 5 伦琴通报成 3.6 伦琴。

而轻慢的代价,是 27 万人身患癌症,救援队上前线 3 分钟就会辐射而死。

《鼠疫》中,省长坚信自己不可能正好碰上瘟疫。

而轻慢的代价,是奥兰城终日笼罩在死尸的恶臭中。

新冠肺炎后,500 万人离开武汉、百步亭爆发、可防可控……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轻慢,是自大,是对自然的无知与傲慢。

是危急关头的大忌。

 

试问,湖北政府,是否喟然?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加缪曾在《反抗者》中写到:

每次的含糊不清与误解,都会造成死亡。

而清晰的言辞与简洁的话语,可以挽救这种死亡。

疫情面前,坦诚为上。

显然,湖北政府再次败北。

 

当初,省长王晓东保证:物资充足!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四字承诺背后,是武汉多家医院物资紧张。

是协和医生上网跟网友求救。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无奈,王晓东承认:

湖北医疗物资紧缺。

不仅武汉,全省其地方普遍严重不足。

 

监督之下,真相经不起轻轻一戳。

 

而另一边,浙江明明拥有最强的物资生产能力。

政府却坦言,缺物资,很缺:

医用外科口罩缺 400 万个,防护服 2 万个。

希望大家帮帮忙。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看到家乡告急,浙江民众纷纷助力。

浙商会长邓惠燕,几乎买空莫斯科的库存,将 244 箱医护物资运回国内。

浙商赵普洲在柬埔寨买下家工厂,生产口罩。

后台读者告诉我。

有个浙商单枪匹马从香港奔赴温州,18 小时送 2 万个口罩给温州。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此时,民间力量补足政府力量,可解燃眉之急。

 

大局面前,懂得示弱,直面问题。

而非逞强称能,让事态愈发严重。

这种自知之明,难道不值得全国学习?

 

地方风气,耳濡目染。

同样的差距,也发生在地方红会。

 

这次,湖北红会沸沸扬扬。

全国人民捐赠物资,协和医生频频求助。

进得了战地的央视记者,进不去湖北红会的仓库。

不透明,不公开,不及时。

众望所失。

 

而杭州红会,每天于《杭州日报》第四版公示。

从捐款资金,到物品数量。

线上更是实时更新,捐完刷新,结果立现。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善款账目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当地人放心,甚至兴起「捐 1 块钱到红会留名」的全民行为。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至于物资发放?

B 站@俊平大魔王 报名志愿者,拍摄杭州实地情况。

红会仓库小,接收货量大,必须保证当天货当天运出。

提交物资调拨单后,几分钟就可收到送往医院的指令。

 

危机关头,坦诚是最重要的品质。

是与疫情斗争的唯一方式。

前人说,知己知彼方百战不殆。

若己都不识,如何应战?

 

疫情爆发前,当杜渐防萌。

疫情爆发后,当开诚布公。

 

试问,湖北政府,是否喟然?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大家或许不知,处理这次疫情,浙江还有一个杀手锏。

 

当省长袁家军下令,严查武汉来浙人员时,

他们没有启动居委会上报街道,街道上报卫健委的冗余程序。

而是联合阿里巴巴,1 天搭建出「疫情信息采集系统」。

足不出户,一部手机就能查疫情、报线索。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浙江,还是全国省级疾控中心里,首个成功分离毒株的实验室。

这不是科研人员偶然的运气。

而是阿里出资 1000 亿建立的阿里 AI 达摩院,给浙江疾控中心助力。

算法专家顾斐在实验室加班加点。

这里看似只有他一个。

其实身后几十人的团队,都在默默支援。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技术抗疫,是浙江政府开辟的新道路。

而那个杀手锏叫——数字化。

 

为什么浙江数字化如此强?

 

一、起步早

当年,阿里依托小商品发家,带来互联网模式。

2003 年政府看到利好,提出建设数字浙江:

「这是一场长期、持久地自我革命」。

 

二、决心强

决定走数字化这条路后,目标一个接一个定。

从「最多跑一次」到「三服务」政策。

官僚体系中,签字和盖章代表权力传递,是极其特殊的仪式,

但 2004 年,浙江政府力排众议,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

迈出政务信息化的第一步。

 

被广为称赞的「最多跑一次」背后,

也是政府各部门数据透明,数据共享的勇气。

浙江为官,在乎传承,

不争朝夕,细水长流。

 

早在 15 年前,他们就开启了为民办实事的长效机制。

「一件接着一件办,一年接着一年干」。

15 年后,这句话还在做,只不过从线下,搬到了线上。

 

而更大的利好,将在这次疫情和未来展现出来。

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再问,湖北政府,是否喟然?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说来说去,归根结底的道理只有一条:

治国安邦,当以人为本,以民为先。

 

再进一步:

把人当人看。

 

浙江政府最早响应,最严管控。

发布会上,遇事不怕,直言不讳。

 

起初,浙江确诊人数仅次湖北,温州排在浙江第一。

为此,白岩松在《新闻 1+1》连线问其原因。

市长全程脱稿,对答如流:

我们在武汉和湖北的温商约18 万人

春节前约2 万人返回,除夕更多。

省制造业中湖北员工约33 万人

这些新温州人在接下来将造成更大压力。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浙商满天下,流动性强。

浙江制造业发达,未来挑战严峻。

例证清晰,条路顺畅,困惑迎刃而解。

 

而湖北的表现,却一言难尽。

 

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

问她当地多少人确诊,她磕磕巴巴:

我记得…200 个…左右。

问她目前收纳多少人?

她拨通电话大喊:

数字多少?赶紧告诉我!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再看湖北「108 亿省长」王晓东。

通报物资时说仙桃市口罩年产量 108 亿。

此话一出,工作人员连忙递上纸条。

哦,哦,口误。

不是 108 亿,是 18 亿。

30 秒后,工作人员再次提醒:

哦,哦,是 108 万。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严肃会议张口就来,直播数据宛如儿戏。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府官员?

是敢拿着表格,对人民群众如实通报情况的杭州副市长。

是引进 100 万只口罩,承诺免费给大家发的宁波副市长。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这叫心系人民。

这叫对个体的尊重

 

康熙年间,出自浙江的陆稼书被称为天下第一清官。

他所需用品,均出资自备。

平时和役吏一起种植蔬菜,瓜果。

当有便捷的利益摆在他面前时,他断然拒绝:

吾一人得利,却使千万穷苦百姓受难,怎能安心!

 

真正为民的人会懂得,什么叫哀民生之多艰。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在其位,谋其职,

正是此理。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人民从来都有记忆。

 

人民会记住恶意。

当年汶川地震,举国为同胞捐款捐物资。

结果谁知,很多物资根本没送到灾民手中,

反而被红会堆在仓库发霉。

 

后来,郭美美事件,天价帐篷,天价矿泉水。

我们记得。

 

直到这次,湖北红会物资调度不到位。

网友直言,以后绝不会给红会再捐一分钱。

 

人民,也会记住善意。

 

这次疫情,邻居日本,几乎倾尽全力相助。

日本 300 多个城市与中国建立友好城市关系。

有些人口 2 万的小城市,甚至把抗震物资拿来捐赠。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他们在物资上写下: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又印上《诗经》: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自民党官员说:这是我们两国间的友情。
就像邻居家发生火灾,我们一定要去援助。
他们给当地中学生发了手册,里面提到不要把中国人当成病毒。
 
湖北的问题,我在浙江找到了答案
这些举动,我们都看在眼里。
身边朋友说:
疫情过后,一定会去日本旅游,好好拜访。
 
人民会用脚投票,而投票的规则只有一条:
以德报德,以怨报怨。
 
政治学里面有个著名理论——塔西佗陷阱。
指当公信力一步步下降时,最后无论说真话或假话,做好事或坏事,
都会被人民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在武汉对 500 万人作出说明时,
大家在评论区质问红会事件。
在湖北红会作出声明之后,
大家又开始问鄂 A 车事件。
循环往复,湖北政府已经落入陷阱。
 
他或许会疑惑:
到底怎么才能让网友满意?
到底怎么他们才能不再纠缠?
有人觉得冤,但我觉得一点也不。
 
这是给所有地方政府敲醒的警钟。
前人无数次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的确。
水能载舟,推着浙江政府,走向更好的未来。
水能覆舟,让湖北政府丑态毕露,不留余地。
 
希望为民者能真心忧百姓之忧。
无愧良心。
无愧这片土地上最善良,最勤劳的人民。
© 版权声明

☆ END ☆
喜欢就点个赞吧
点赞0 分享
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后...